中国碳排放交易体系

中国碳排放交易体系

地图

碳排放交易概况

排放交易是一类基于市场的政策工具以减少或控制危害气候的气体排放。排放交易的基本原理是 “总量-交易”。总量指定了所有参与实体(公司或者设施)允许排放的总量上限,例如:排放配额的总和,即一个履约期结束的时候,每排放一吨需要上缴一个排放配额。总量可以是绝对值和基于强度值。排放交易体系涵盖的实体将根据条例规定获得免费配额或者拍卖配额,或者两者结合的方式。

配额是可交易的,配额总量是由相关主管部门设定,配额价格通过市场机制形成。由此创造灵活性,供业主选择在哪方面采取什么措施进行必要减排,确保以最经济的方式达到减排。同时也为激励业主投资环境友好型技术创造机会和促进低碳经济转型做贡献。为确保碳排放交易体系环境的完整性和合规性,健全的排放监测、报告和核查制度、交易平台、注册登记系统和履约机制是必不可少的。

碳排放交易体系实践

为达成气候减排目标,欧盟2005年引入碳排放交易并成为第一个主要碳市场。自此,碳排放交易开始逐渐扩张,并在亚洲、太平洋和北美的一些区域运行良好。

随着中国全国碳市场的启动,被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的行政管辖区域(指国家级,省级和市级的行政管辖区域)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50%以上,每个大洲都有一些国家渴望通过开展碳排放交易做为气候减排的政策工具。

中国碳排放交易体系试点

2011年中国政府宣布建立七个试点碳市场。当时,中国已经从六年的清洁发展机制(CDM)经验中受益,熟悉基于市场机制达到减排目的。试点于2013年和2014年开始运行,5个市和2个省分别位于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重庆市、深圳市、广东省和湖北省。2016年,第八个试点福建省碳市场启动。

每个试点根据本地情况和各自的经济状况拥有各自独特的市场设计。施行试点碳市场的目的在于鼓励各城市和省份采用不同的设计方案和探索最佳实践。各试点碳市场分别在纳入范围、配额分配方法、MRV制度和价格水平方面有所不同。每个试点的不同设计特征可以从上面的互动式地图中点击获取详细介绍。
试点碳市场为全国碳市场的建立和实施提供经验借鉴,而试点最终将统一被纳入全国碳市场。

中国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

基于区域碳试点实施的成功经验,2017年底,中国政府宣布启动全国碳市场。启动全国碳市场是中国最高政治领导2015年已经设定的目标,并在巴黎协定的国家自主贡献中再次重申,以及在十三五温室气体排放控制工作计划中提出。

根据官方发布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发电行业)》中提出,全国碳市场建设分三步逐渐展开。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市场成熟后逐渐扩大行业范围,包括化学、钢铁、建筑材料、石化、造纸、有色金属和民航。/p>

第一阶段,将着重完善法律基础、建立制度安排和基础设施建设,如:监测、报告和核查制度、湖北的注册登记系统和上海的交易平台;

第二阶段,将进行发电行业模拟交易。经过该阶段的经验累积,该体系的在设计和功能上将被完善;

第三阶段,发电行业的配额现货交易将被引进,交易范围扩大,交易品类多元化。

视频

排放交易——经济性和气候保护

当前,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气候变化。在德国,情况同样如此,全球变暖的后果包括高温记录不断刷新,还有暴雨和洪水。

我们必须保护气候,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对全球变暖及气候变化的影响加以限制。
2005年,为达成上述目标,欧盟引入了“排放交易机制”。该机制利用激励措施促使企业减少煤炭及天然气使用,从而降低了对气候有害物质的排放。

在德国,德国环境署下辖的德国排放交易管理局负责该工作。

排放交易的运作原则是“总量与交易”。

“总量”是指明确允许欧盟范围内所有参与的发电厂及工业设施排放的总量,即所有排放配额的总和。
这些企业必须在市场上获得这些配额——在欧洲的证券交易所购买或竞标,比如在莱比锡能源交易所(EEX)。工业设施可按固定规则获得配额,其中一些是免费的。如果某家企业一年内产生1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它就需要相同数量的排放配额,并且必须按年上缴配额,或有效的避免排放。如果不这样做,就将被罚款。

欧盟对总排放量的下降数量及下降速度进行了规定——例如,2005至2030年间要减少43%。每年都将对总量进行调整,以满足所有电厂及工厂的指标。例如,A企业有10万吨排放配额。但是,它排放了12万吨二氧化碳,因此必须购买2万吨配额。

可通过“交易”完成——进行配额交易。B企业也有10万吨配额。但由于其对气候友好型技术进行了前瞻性投资,该企业仅产生5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那么该企业可以出售剩余的配额。

当企业进行配额交易时,那么也就为排放配额赋予了市场价格。随着配额总量上限每年都在持续下降,配额的市场价格也就相应上涨。因此投资环境友好型技术对企业而言在经济上也就更具吸引力——从而可减少排放量。